[1]第1章 阴煞风水局

[1]第1章 阴煞风水局

钱龙山,是王谦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曾经钱龙山上有一座道观,不拜三清四御、不供天地道祖,大殿之上唯有一‘人’字,悬挂了千百年之久。

不过这些年城乡发展快,钱龙山那么偏僻的地方也开展了开发工程,准备建立生态度假村,那座小小道观终究是被推平了。

好在师父死的早,没能看见那一幕,不然怕是死也不得瞑目。

道观被推平之前,王谦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在那张数百年不曾动过的‘人’字长幅后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纯阳无极功》,传自不知何年何月,不知出自谁人之手。当王谦下山之后,就兴致勃勃的修炼了起来。

可造化弄人,他没有因此成仙成神,反而是一个不小心走火入魔,差点把一条小命给弄没了。

不得已,他只好一边靠着跟师父学来的相面、风水知识混生活,一方面寻找各种阴气,来缓解自己经窍中时刻燃烧的阳火。

这天,王谦正在星城的一个老公园阴僻处打坐吐纳,手机响了起来。

王谦的手机虽然是老年机,可各项功能也还是一应俱全的,至少电话簿的功能还是很完善的,来电的显示是三个字——‘刘老板’。

看着电话,听着铃声,如此反复的直到电话自动的挂断,可紧接着刘老板的来电又执着的响了起来。

这一次,王谦还是不接,

等到了第三次来电的时候,王谦终于是慢慢悠悠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通,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王大师,您可总算是接电话了,您要是再不接电话。我都想要直接去找您了。”

王谦此时却是淡然道:“那也得能找得到我啊。”

这话王谦可真不是客套,也不是装逼。他不过就是在路边摆了一个看相、算命、测字、看风水的摊子而已。如今这年代,即便是道教名山、佛门圣境也鲜有那种大规模的相师摊点了。

那种名山大川的摊位那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跟王谦这种野路子是无缘的。所以王谦摆摊往往是流动性的。确切的说,哪里没有城管,王谦就有可能摆在哪里。有时候甚至是晚上出摊都有可能。

这也是王谦为何给人留下电话号码的原因,对自身的能力王谦是自信的。做久了,自然能有回头客。

这如此直白的话语,顿时让电话那端的人无比尴尬,讪笑了一下,刘老板继续道:“王大师,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说我能小赚一笔。果然应验了……”

刘老板直接把那些直话给忽视了。反而开始吹捧了起来。

王谦的嘴角已经带有了一丝微笑,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其像他这个行业,谁没事给自己问候啊。所以,王谦直接道:“废话少说。说正事吧。”

刘老板再次被怼了一下,却也不再废话了。压低了气势,满嘴的阿谀和奉承,道:“王大师,你可要救我啊。”

约定好时间和地点之后,王谦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出发了,不要说什么大师架子。温饱都没有解决何谈架子啊。

今天原本寻到这处公园的阴气积聚之所,不过这会被王谦吸纳干净了。他也就不留恋。

转了两趟公交之后,王谦终于到了青湖山庄这边,作为星城市有名的一个纯别墅小区,远是远了一点。可胜在风景秀丽。刚一下车,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一路小跑着迎了上来。

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体型已经开始发福了。精干的板寸头,黑色的短袖T恤,蓝色的休闲牛仔裤,手腕上那金色的大金表十分的晃眼,手中还拿着一个普拉达的黑色手包。

一凑近过来,刘老板就笑着道:“王大师,两个月不见风采又胜从前啊。大师真乃天人也。”

听着这刘老板半文不白的马屁,王谦虽然觉得有些恶心,可却也有些兴奋和期待起来。这两年下来,自己虽然一直都从事这一行当。可是,年纪轻轻的,又没有一个固定的场所,再说了,看相算命能有多少钱,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而现在,刘老板越是这么说,就说明这事情越大,看着这样子,自己这是要时来运转了啊。

王谦不动声色边走边说道:“刘老板,闲话就不要多说了。说说看,怎么回事吧。”

刘老板引领着王谦一路走进了青湖山庄小区,一边道:“王大师,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不是承蒙您关照给我算了一命么?果不其然,这两个月下来,我还真就小小的赚了几十万。”

“这不,前几天正好遇到这么一个朋友,他在青湖山庄这里有一套空闲下来的独栋别墅,面积不大也就是三百八十几平米而已,带有一个接近三百平米的大花园。可他这豪华装修的房子却只要价五百万……”

刘老板说到这,王谦其实就已经明白了,以星城市现在的房价来说,这类的独栋别墅,就青湖山庄这种地方,光是这么大的花园和别墅面积,空壳就要五百万往上走了。更遑论还是豪华装修了。要知道,这类别墅的装修,随便做一下没有三百万都是下不来的。

这也就是说,刘老板看中了这个便宜。五百万的卖价,买过来不管是自住还是出售都是赚了。

王谦心中已经猜到了,问题恐怕就出现在了这别墅上,王谦神情淡然,看了刘老板一眼,道:“你买了?然后出问题了?”

刘老板立刻变得尴尬起来,竖起了大拇指,一个马屁立刻就拍了过来:“王大师厉害。”

说完,刘老板神情立刻黯然下来,叹息一声道:“唉,真是悔不该贪小便宜啊。这房子住了还没有几天,我这一家人就出事了。先是我父母生病了。接着我老婆孩子都做噩梦了。老是听到晚上有人在别墅里晃动。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开始我还不信,可这一两天我也听到了。这不房子都不敢住了。我只能求王大师您了。”

王谦此刻却是眉头一挑,轻松道:“那有什么不好办的,既然有问题,不住不就好了。挂一个低价,哪怕是亏损一点卖出去不就行了。”

这话一下就让刘老板尴尬了起来,露出一丝苦笑道:“王大师,哪有这么容易啊,这五百万我可是卖了原来的房子,还做了按揭才买下来的。如今还欠着房贷呢。王大师,我知道你是有道高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无论如何您都得帮帮我。事成之后,我给您五万块!”

王谦眉头一挑,心中却是大骂起来,五万块!还真敢开口啊。

这刘老板也是一个能察言观色之人,一看王谦这神态,立刻就改口道:“二十万,二十万如何?”

说到这,刘老板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谦,道:“王大师,这可是我能凑出来的最大数目了。”

二十万!王谦表面平淡,心中却已经是激动得飞起了。这可是他这两年能赚到的最大数目了,有了这笔钱,自己的修为可以更进一步不说,这欲火焚身的问题也能大大的缓解了。

至于更多,王谦倒是没有想过,如果这差价都让自己赚了,那别人也没有必要买这个便宜了。再说了,自己除了钱,还能赚到名声,赚到人情不是。以后刘老板要是能介绍几个生意,那自己的路子就铺开了。

说话之间刘老板已经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王谦此刻也缓缓道:“看看吧,能不能解决我也没有把握,尽力而为吧!”

刚说完,一跨进别墅的范围,王谦顿时就喜上眉梢。一股浓烈的阴煞之气扑面而来。王谦呢喃着道:“这是阴煞风水局啊。”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style_bm();

玄门第一相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