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苏酥离开

[5]第5章 苏酥离开

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

“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

“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径自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

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

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

的确,从外表看苏酥绝对不像,且不说身上这一副值多少,就说苏酥那一个巴掌大的小背包,那是LV的;随意的放置在桌子边上的那个手机,那是Vertu的。

“和尚!”王谦呵斥了一句,苏酥跟他跟和尚都不同,他们认识是有两年了,也是朋友,可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王谦明白一个道理。朋友不问出处、交心不谈前程;能聊的来,能玩在一起就行了,苏酥既然两年都不说,这说明别人不想说。现在你和尚这么一说,还怎么相处。

王谦接着道:“好了,好了。说那些干嘛。生活不易,咱们不也好好的活着么,穷开心也得开心啊。来喝酒。”

随着王谦的话语,原本那种尴尬的气氛也消失了,和尚憨笑着道:“是,是,我罚酒,自罚三瓶!”

“哎!我说和尚,你这么一个大个,怎么也学坏了啊。”苏酥拦住了和尚,瞟了王谦一眼,继续道:“酒不要钱啊。合着你是促进你的消费是吧。”

这么一个玩笑,插科打诨之间,整个的气氛一下又和谐了起来。聊的都是有的没的。至于未来!那跟他们都没有关系。

酒过三巡,三人都是能喝的主。转眼间,随着烤串的下降,两件啤酒也迅速的见底了。而时间也到了黎明了。这时候,街头的洒水车已经滴滴滴的响了起来。不远处已经出现了早餐点了。

“好了。喝完这瓶,咱们就散了,各回各家!”苏酥这差不多七八瓶啤酒下来,也有了微醺的感觉。说话都有了一点醉意。

可是,就在此刻,随着苏酥的话语落下,突然一道道雪白的车灯照亮了这边,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一前一后,两台黑色的奥迪Q7停在了摊子前面。

车门打开一共五六个精壮威猛的年轻小伙子在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士带领之下直接走了过来。

眼镜男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笔挺的西裤,白色的短袖Polo衫,一看就是一种成功人士的感觉。

眼镜男直接把王谦和和尚都给忽略了,径直走到了苏酥的前面,低声弯腰,带着一丝微笑道:“大小姐,要不是您今天又取钱了,我们还找不到这里。出来两年了,大小姐您该回去了。董事长和夫人都天天在想着您呢。”

“大小姐?苏酥?”和尚直接就懵了,一脸的茫然。

王谦扯了一下和尚,开口道:“来,和尚,我们喝酒!”

苏酥此时的神情却是无比的复杂,王谦甚至都能看出她眼神之中的挣扎和犹豫,可下一刻,苏酥的神情坚定起来,不屑道:“你们谁啊。我不认识你们。你以为开个豪车,说个大小姐就可以骗我上车啊。觊觎老娘美貌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眼镜男丝毫没有生气的感觉,微笑着道:“是、是,大小姐聪明睿智,要不然董事长也不会放心啊。可既然已经找到您了,您要是不回去。我怕是没法跟董事长交待啊。”

苏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道:“滚开,我要回去休息了!”

随着苏酥的动作起来,眼镜男也是面色一变,沉声道:“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请大小姐上车!”

就在此刻,王谦和和尚同时站了起来,王谦的神情也冷了下来,刚才这一幕他看得真切,苏酥的背景、家庭他跟和尚都不清楚,可看得出来应该没假,眼镜男那种恭敬也不是装出来的。苏酥的话语之间显然也是认识他们。

可是,那又如何,他不认识。此时此刻苏酥才是他们的朋友,苏酥要是想回去,自然会回去。既然苏酥不想回去,作为朋友管你什么人。这就是王谦的处事态度和原则。只认人!

一看王谦跟和尚站起来,眼镜男立刻就眉头一皱,沉声道:“这跟你们没有关系。”

话音刚刚落下,王谦就已经冲上去了,嘭一声闷响,王谦已经动手了,一拳出去,在对方还没有反应的时候就打在了一个保镖的肚子上,立刻就让对方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和尚此时也是一个侧踢过去,直接就让另外一个保镖倒飞出去了两三米远的距离。

两人都相当的彪悍和勇猛,一出手就一人解决了一个,剩下的四个保镖立刻冲了上来,王谦左手一个格挡,挡住了挥舞过来的拳头。一个抬膝直接顶在了对方的肚子上,背后硬生生的受了另外一人的拳头。

顺着这冲击力,王谦顺势往前一步一个侧身,一个肘击过去打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干脆利落的解决了战斗。

随着王谦解决战斗,和尚这边也已经解决了战斗。看着全部倒地的保镖,眼镜男有些害怕了。声色俱厉道:“你们干什么?”

“好了,张秘书你别怕。”苏酥开口了,看着眼镜男道:“回去告诉我爸,我会回去的。另外,这是我朋友,让我爸别来找麻烦,否则,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我说到做到。”

说到这,苏酥对着和尚道:“和尚,你一个人收拾吧。”

和尚还是那副憨厚的姿态,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没事,我一个人能行。都习惯了。”

苏酥已经走到了王谦的前面。神色说不出的正式,微笑着道:“谦哥,我要离开了,你不送送我么?”

铅笔小说(www.x23qb.com)

style_bm();

玄门第一相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